Dominant

黑暗包裹着无暇的安全感

这辈子
有取有舍
看到你们一个一个幸福结婚了
心里为你们开心。

会做很多
却不会做自己。
依然很傻,
依然想为了些什么活着

我没有心事
只想要自由地
随燃烧
随熄灭
安静地活下去。

我藏了起来,藏在一小部分的自己里
安静地享受黑夜
安静地享受安静

弱小
又无欲望

可以饰演任何角色
享受角色
相信角色

混沌若有似无
谁也不是
却可以去做任何人

想要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
内心的空洞能被慢慢填满的地方

虚无的我
装进空壳
等人疼爱

弱小
又无欲无求

脆弱
又无声无息

你若能走进
打开
注入强大的意念
那么我就能为你而活
直到某天失去了你
我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吧

我会在梦里见到你



学校小巷,

你和你的朋友迎面走来

说笑,那样美好。

心跳杂乱

我低下头走着。

擦身而过的霎那,

你默默伸手,拂过我的手腕,

到手掌

然后轻轻地,握了一下,

再轻轻松开

心跳

时间,在那一刻放佛停滞了

我不知道 该用什么表情

你走了,

只留下一个温柔的信号

我的心里 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一半的甜度

一半的关心

一半的沟通

一半的时间

什么都减半。

自己快乐

自己沉浸

自己买

自己走

自己对自己笑。

我的话语尖锐

我会凶你

会骂你

会欺负你

会闹疼你

会抢上风

会气你

我的爱藏起来了

藏在心里

藏在言下

藏在细微处

藏在星光里

藏在行动里

藏在信念里

这样的人

一点也不可爱

因为外显阻隔了体谅

而爱存在

但感恩不在

你看见了吗

什么都像风一样

你站在空中

旁观着整个世界的寂寞

用尽全力地

拼上所有

去爱他

生命也变得不存在



看不见

却是全部

-

致 三毛的灵魂

与 脱俗的自由

流动

你知道吗。
当我拿起笔勾勒的时候
无意识的
松松散散

满怀爱意
与笔下的人相恋
多种感情
就在一笔一画里注入

取决于自己是什么心态时
也许就是情绪的一种表达
一种没法言说
用词语形容出来又太矫情的
隐秘如丝的情绪。

很多啊
遗憾
阳光
报答
出世
呐喊
隐忍
空心
...

揉进了记忆和祈愿
想好好地表达
去歌颂什么

然后留住
了了一段自找烦恼的因果

很久没画了
依旧是梦
梦里模糊的谁
泛黄的片段
凝重的墨绿色
黑夜覆盖下来的傍晚
一扇小门
幽深的地底
血腥的黄房子
沉默的黑房子
转不完的商场
下陷到几重的梦
...

因为在笔下的世界
地盘
无所束缚
不必讨好谁

却不是肆意放纵
而是尊重怜惜

这是爱最好的样子吧

嗯。

不得不说
占据一个人的青春
是一生无法抹去的一件事
于我
于谁
都一样

但是路还是在脚下踩着
心里还是为别人暖着
不自由
没关系
那是活下去的理由

从不觉得成长是个褒义词
不觉得结婚生子是必须品
我内心总要有坚持的东西
不容别人动摇
也不容自己妥协。
其余的
拿去就好
一无所谓。

光之尘

心里有一朵花

没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
或是需要什么契机

丝丝香味
缠绕着时间

白色的花
也不言也不语

/时间就是这样不讲道理
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身体
把真实,挤压进胸腔
然后刻画仿若精致知性的皮囊

/2016
说,见我的第一眼,
觉得我是个与这个世界分隔的人
沉默寡言
脱离集体独自在一边

/呐,
三点半了。
不是不困
就是不想睡
倔犟地想从时间里抢回点什么
来安抚白天里的自我厌恶。

/挽留这种事,
不用再三
一次就足以看清态度

哭着
卑微着
絮叨着自己的委屈与痛苦。
翻出自己的伤口
跪在地上。

你为难又无动于衷的表情
是对我仅存尊严最后的践踏。

/如果给不了唯一和亲密
不论再爱爱到骨子里
我都能从骨髓中抽出爱你的自己
然后狠狠地甩进深渊万劫不复

这一点,倒是和萌萌很像。
新肉会长
哪怕有疤
又怎样。

我觉得,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那假如我一直守在你身边的话,

总有一天,你会回头牵起我的手吗?

© Dominant | Powered by LOFTER